西阶_呦

酒茨不逆不拆 高三集训中

你们神兄弟真会玩(锤基,PWP)

Arashi:

嗯大家好,又是我,不是在出本的路上,就是在发PWP的路上【。希望你们没吃厌,今天我们不吃电车了,来个老梗。 @Mithz 如果你感觉雷,肯定是这个妹子的错,因为是她要求我写的猫基基:-)如果你感觉不雷,请我点个心心XDD




以及照例宣传一下两个在售的本子:


睡前故事:收录《国王与我》、《驶向蔚蓝》


匿名爱人二刷




你们神兄弟真会玩


 


CP:Thor/Loki


Tag:原著AU,接雷神3(Thor把Loki带到地球,暂时没遇到灭霸,复联内战已和解),猫耳猫尾巴梗,混杂雷神3台词玩梗


注意:Loki不是真的猫,所以他和真的猫习性不一样。


 


Summary:雷神Thor,年纪轻轻,猫蛇双全,如果愿意,还能有豹。




<<<




“哇,不能叫你惊爆点了。你可以考虑一下‘Fury二代’这个代号。”Tony拿着吃到一半的甜甜圈对Thor的新发型评头论足,他咽下嘴里的巧克力碎,又指使Happy给他拿来新的泡芙。


“Tony,我想之后我们得讨论一下关于‘最强复仇者’的问题。”Thor把手环在胸前,无语至极,“所以现在,你对Loki留在地球这事没意见了?”


好像我有意见你就会立刻带着他卷铺盖回你们阿斯加德废土堆似的。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几天前Tony心不甘情不愿地接收了阿斯加德先锋队(其实只有Thor和Loki两人)入住复联基地,他几乎想在Thor的房间安上十级监控,结果那只讨人厌的驯鹿微笑道:“你确定要看我和我哥哥入夜之后在做什么?”


不,我不想看。Tony皱起眉头,“Thor,有时候我不太懂你们外星人,你不是从八岁起就被Loki捅刀,怎么现在还和那家伙关系这么好?”


Thor显然没听清后半句话,他很认真地反驳道:“那件事我也有错,虽然我喜欢蛇,但不应该一直摸它,Loki大概是害羞了才会作出反抗,其实他小时候挺乖的。”


“……你喜欢蛇?”上次的版本可没这个故事前提啊!Tony表面毫无波动地吞下泡芙,“瞧瞧我们的格兰芬多,居然喜欢蛇。”


“格兰芬多是什么?”Thor疑惑地眨眨眼,“不论如何Loki只是想逗我开心,尽管事态超出了他的控制。”


“变蛇逗你开心?”Tony冷嘲一声,“来,说说,他还变过什么。”钢铁侠倚在沙发上,我就不信了,你们神兄弟这么会玩?当Tony以为自己不会听到比变蛇更夸张的答案时,他看见Thor的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泛起红晕,金发大个子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微笑。Tony呼吸一滞,感觉心跳加速。


“也没什么,他都变过呀。”Thor托着下巴满脸回忆的模样,“事实上昨晚……”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Tony像吃了苍蝇一样乞求道,“麻烦你赶紧回房,给我看住那头驯鹿,千万别让他再毁掉纽约。”


Thor十分纳闷,为Loki辩解了两句,“他和以前不一样,他现在很乖。”




你想上车吗?




END

Arashi:

|锤基群像|你的手我也不会放开 

(论不务正业的我都在干什么……)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5526852/

是的,就算只是一个CP,我也要做群像……内含八对锤基及衍生还有RPS
剪辑内容就是我一般喜欢的拉郎cp,以及不小心少剪了一对:假期史东X高楼莱恩这对也超好吃的。还有一只落单超久的战马森在某人的骑兵团上映后应该也能找到CP了

PS 中间James给Owen做了一会儿肉替,大副实在没船戏(他脱衣服已经成了排骨= =),只能让永动机上了。

BGM内详。


以及虽然剪辑跟新本没啥关系,但还是希望大家走过路过的做个印调哈:戳这里

#酒茨# 『放弃』4

狗子是出来助攻的啊,酒茨不拆不逆啦!我家狗狗有喜欢的人的!估计没那么快让酒茨觉悟然后追到茨木,肯定要虐啊!

快赞美我新做的图文!突然发现一个很好用的码字软件,主要是可以换很多花样!就是卡了点,好麻烦啊,以后都用图片更新好了!看着超级舒服啊,多评论我啊,小可爱们!

我要是说,我不想更新了,你们会不会封杀我啊?

#酒茨# 『放弃』3


——大爱渣攻贱受

——现代 paro ooc

——我尽量不坑

酒吞受够了在他的剧本里生活,茨木还是拼命地让一切看起来很好,谁也不愿意让步。这种时候,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拿出手里的王牌。

让永远高高在上的酒吞和自己在一起的原因不过是茨木手里有威胁他的东西,而且不止一样。

“你给我让开!”

茨木靠在大门上,死死护着门把不让他离开。这般死皮赖脸的模样从来都不会让酒吞有半分好感,只会让他恨不得掐死眼前的人。

“挚友连大江山都不要了吗?”

无疑是一句威胁,顿时酒吞停下脚步,满脸写满了憎恨。

“你拿这个威胁我?”

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无论给谁都足以让公司来一次天翻地覆的洗牌。若是给了外人,也完全可以压在他头上了。更何况,现在董事会的人一直给酒吞施压,却没办法将他掀下来。就因为这百分之十五在茨木手上,而茨木站在他这里。

“大江山不是挚友一个人的,那也是我用一只手换来的。就算你已经架空了我也无所谓,股份还在我这里,转让权也在我这里!”

茨木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拿这威胁酒吞了,用他最不耻的手段威胁他,一如从前一样,威胁他和自己结婚,威胁他和自己在一起,威胁他不准离开自己。茨木是连脸皮都不要了的人,哪怕酒吞再恨他又如何,这场婚姻名存实亡又如何,他还是酒吞的合法伴侣啊!他太清楚酒吞多在乎大江山了,为了不活在伊吹的阴影下,为了别人提起他时不是冠着“伊吹之子”的名,酒吞能忍则忍。

从小,父亲的光芒万丈给酒吞带来了无尽的阴影,谁都供着他,迁就他,所以无论做了什么,有怎样的成绩,那都是伊吹给他的。从来和他有没有能力,做了什么无关。酒吞受够了那样的生活,也听够了那些荒唐的赞美。一再被伊吹控制下,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选择了自己闯一个天地。而茨木就是那个一直陪伴他的左膀右臂。

那些艰难的日子里,没有伊吹的资助,没有优质的生活,没有资源,没有钱,都是茨木陪他熬过来的,坚信酒吞会成功,于是东奔西跑地去给他拉资源赞助,除了毒品,拉皮条,他没什么不敢做的。腆着脸低三下四,到了最后还是为了酒吞。眼看着大江山走上了正轨了,酒吞野心勃勃地要拓展。他也不反对,替他做了那些风险最大的事,直到有一天,酒吞说爱慕红叶……

茨木做不到拱手让人,他对酒吞的痴情是谁都无法想象的。他以为他们同甘共苦了那么久,酒吞早就属于他了,怎么就忘了,酒吞是会喜欢上其他人的呢?于是他决定做了一件彻底改变他们之间关系的事情。

…………

“你觉得我需要你那点东西才坐得稳这个位子?”酒吞冷笑着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猛地扯到自己面前。

“哪怕我给源氏都无所谓吗!”茨木仰起头和他对视,嘴里硬撑着。

酒吞怒气冲天地将他甩了,茨木摔坐在玄关里,被柜子撞到的后腰疼得他龇牙咧嘴,心想这一次彻底把酒吞惹得恼羞成怒了!

一时冲动说出了这种话,完全不过脑啊!源氏是谁,那可是他们最大的敌人了啊!自己的右手都还是他们害的啊!

“茨木童子,你想死就直说,我成全你!这些话你说出来时有没有想过!”酒吞忍不住再次去拉扯地把他拽起来,却迟迟下不了手。他怎么就这么愚昧无知啊!为了把自己留下连源氏都搬出来了。当初,大江山壮大起来,阻碍了他们的路。茨木不知死活地一次又一次挑衅,最后被源氏下了毒手。

源氏的一位公子哥喜欢茨木,想尽办法也想搞到手,于是在一场酒会上动手了。那场酒会本是该酒吞去的,而那天,酒吞泡在红叶的酒吧里,茨木便替他去了。酒水里下了药,茨木喝了,誓死不从,对方就用大江山的一个项目做了威胁,那项目关系到整个未来。茨木最后只能同意了,坐在酒店的房间里,枕头上放着一柄刀。最后刀扎去了茨木的右手。人逃了,把茨木丢在房间里。等被人送去医院时,已经迟了。他的右手手筋划断了,再也抬不起了。这件事由茨木出面私了,要求就是项目留下。

这是酒吞知道的版本,他不知道的是,茨木知道酒里有药,他还是喝了,他也完全可以躲开那一刀,可他没有躲。以至于后来,他找到了伊吹逼婚……

他必须把酒吞留下,他不能没有他。那是他的火,失去了会死。痴情种也不过如此,自私地为了自己的目的欺骗着别人。所以,不怪酒吞恨他,做出那些事。酒吞忍受不了别人什么人对他的欺骗,更何况是自己的人。

离婚的是不了了之。酒吞没办法放弃那些股份,茨木也没办法放弃酒吞。这样僵持下去也没任何结果的。直到红叶回国,酒吞又再一次沦陷。茨木终于知道这个人不是自己的。却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的看酒吞进了她的家,然后转身离开,第二天,桌上是丰盛的早餐,酒吞却没看见茨木的身影。

以及,桌上那张签了名的离婚协议书。

一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放弃』

怎么说呢……我只觉得是这样的,吞哥从来就没说和茨宝在一起啊,他们是朋友,兄弟,就茨宝一厢情愿跟着他没错啊!茨宝本来就不是懦弱的人啊,不可能哭哭啼啼和吞哥闹的,茨宝为了和他在一起,不惜设局套吞哥也不意外啊!他怎样都不可能放任自己喜欢的人不追的。既然弄到手了,委屈那也是自己活该啊,吞哥怎么可能会委曲求全啊,骨子里就是反骨的人,被茨宝这样套路了,当然会折磨他啊!最方便最直接的方法不就是出轨啊,反正他们有名无分啊!吞哥哪会喜欢人啊,不过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罢了,红叶拒绝自己,所以,吞哥觉得她很好,毕竟高高在上的他没被人拒绝过。可他又不是真正的喜欢,真的喜欢,那他就会让自己变得很好而不是日日酒池肉林了。说到底,酒吞就是个不懂什么叫做爱的别扭小屁孩罢了。至于茨宝,也不过是个偏执,不懂放弃的缺爱的小傻子。认定了一个人,就撞了南墙,见了黄河也不肯回头。吞哥是他的一块碳火,烧得发红而不自知,茨宝捧在手里温暖了自己的同时,也灼伤了自己。偏偏不放手,因为放手了,弄丢了就连以灼伤为代价的温暖都没有了。至于有人关心是he还是be,那就看他们俩中,是吞哥先学会爱还是茨宝先学会放弃。

#酒茨# 『放弃』2


——大爱渣攻贱受

——现代paro ooc

——我尽量不坑🕳

出了公司,茨木站在楼下的喷泉边上,想拿手机叫车时,摸索半天也找不到。才记起,手机和钱包被偷了。钱包里也没多少钱,就是身份证什么比较麻烦,而手机里存着的照片和讯息却找不回来了。酒吞不喜欢茨木,所以不会和他发消息,有的话都是群发的节日快乐,以及那一条也仅此一条的“生日快乐”那还是在没和茨木闹出那么多恩恩怨怨之前呢。照片全是茨木偷拍的,他们同属一所大学的,每次酒吞出没的地方总会有茨木。酒吞以为他们是好兄弟,现在看来,茨木只是想被他操。

那些照片没了,茨木还挺难过的,19岁的酒吞,20岁的酒吞,23岁的酒吞,25岁的酒吞全在那部手机里面,恐怕以后都再也看不到了吧。

明明现在没办法回家,却还想着这些东西,茨木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没办法,谁叫他活了二十几年就只喜欢这么一个人呢?

茨木找了小店买了瓶酸奶顺便要了几个硬币坐上了回家的公车。这是唯一一辆能到家的车了,可是要绕很远的路,至少两个小时才回得去,就因为酒吞不想见他便把他安置在离自己最远的地方。

车晃晃悠悠地开着,走走停停间茨木又想起那场婚礼。荒唐,安静,对他来说美好的婚礼。

酒吞再不甘心也无可奈何。弄出这么大的事,被伊吹知道了,也只能服从了。若不是伊吹那句“你不喜欢无所谓,你结了再把他放起来就行了,挂个名分,爱养多少都是你的事。”酒吞打死也不会结这个婚的!

婚礼很仓促,可在茨木的参与下有条不紊。这是他的婚礼,也是他和酒吞的婚礼。哪怕再麻烦,茨木也会亲自去跑。结果就是,最后什么事从两人商量变成他一人决定。酒吞则该干嘛干嘛,完全不在意这些。礼服是茨木挑的,领带是茨木买的,就连戒指都是茨木一个人逛了四家珠宝店才定下的,全程酒吞都没参与。不是茨木不想他一起去,而是每次问他,他怀了都是不同的人,嘴里都是同样的话。

“随便。”

明明是大江山集团总裁的婚礼,却安静得连一般人家都不如,没有各界名流人士,没有登报道喜,请的都是两人的近亲朋友。茨木是孤儿,所以只请了几个死党。

一切都按程序走,不需要酒吞去接亲,两人直接到婚礼现场。一起走红毯,宣誓,带戒指,切蛋糕,吃饭,然后茨木一个人在酒吞为他准备的“家”里彻夜未眠。而酒吞,在红叶的酒吧里喝醉后和几个少爷洞房花烛,并且把结婚戒指弄丢了。

第二天,茨木没有任何抱怨,因为他没看见酒吞。酒吞给他的家里只有一张床,连沙发什么的都没安排。茨木不得不在新婚第二天一大早跑去家私城买家具布置自己的婚房,为的就是怕酒吞回来后不方便。把所有东西布置好了,连酒吞和他的房间衣柜里都放满了合适酒吞的衣物,仿佛他们在这里生活了很久很久。

欣慰的是,酒吞并不是一次都没回过家。偶尔回来,都是短暂的停留,可能出于无奈,出于怜悯。好说歹说茨木挂着正妻的名号,家里也没一个佣人什么的,若是有天茨木死在家里,都没人发现吧。想想也不需要担心,每天,茨木都会打电话询问他是否回来吃饭。每次,都会备上满桌的菜,这个家就变成了酒吞想去就去的食堂了。

等公车到站时,茨木已经睡着了,一连坐过五个站他才醒来急忙下车。身心疲惫的茨木走了很久才回到家,拖着疲惫的身体进了门,本想泡个热水澡上床睡觉,连玄关处多出来的鞋都没发现。

酒吞在客厅里等了他一个多小时,见他一脸疲惫地回家,心里多少有些波澜。可一转念,自己让他跑到公司去的,是他自己作死啊,本来被董事会的人弄得心烦,还突然出现,怪谁!

“酒……酒吞?!”

茨木惊喜地发现有一天回到家发现,自己的爱人就坐在沙发上,失落沉重的心情瞬间化为乌有。

“你回来了!要洗澡吗?我去给你放水,还是想先吃饭?我现在煮!”

茨木激动地甩掉鞋子,往他那里走去。酒吞不以为然,直接起身顺手把桌上的A4纸递给了茨木。

接过一看,赫然几个字——离婚协议书。

当场想也不想,茨木撕碎了那张纸。酒吞也不阻止他,任由他狠狠地撕得看不清上面那“离婚”二字,片刻,从包里面拿出了第二份离婚协议书与一张银行卡,酒吞直接丢在了桌上。

“签好了给秘书就行了,房子给你了,卡里的钱给你用了。”

“不要!凭什么!我做错了什么!”

茨木忍不住从他喊着,他才是不甘心的那个,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啊,明明……自己一直都爱他啊!容忍他有无数情人,允许他出轨背叛自己,哪怕没有好脸色都无所谓,他都大大方方接受了。他做的这么好了,为什么酒吞还要提离婚?

到底是捂不热这颗心吗?

“我哪里做的不对,你可以告诉我的,别离婚,我们不要离婚好不好!”

茨木止不住的眼泪往下流,那么久一来,第一次在酒吞面前哭了,哭得瑟瑟发抖。一天的疲惫与情绪都在这个时候爆发了,酒吞却是从来不会动容的。就站着看他哭,看他闹,懦弱地扯着自己的外套求情,一副死都不放手的神情。

“你不烦,本大爷都烦!”

一句话打断了茨木所有言语。酒吞不耐烦地推开他,往玄关走去。茨木见他要离开,连忙追上去拉住他……

#酒茨# 『放弃』1


——就是喜欢渣攻贱受

——现代paro ooc

——随手码,谁知道几时会更……

“是吗,那你好好工作吧!”

茨木挂了电话,站在阳台沉默地抽了支烟才转身进了厨房,将料理台上用保鲜膜包好的饭菜通通倒进垃圾桶。一下午的成果就这么干脆地倒掉,茨木一点也不心疼,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酒吞说不回来那就一定是不回来了,不需要任何质疑。因为以前,茨木接到他的电话时还会担心,还会猜测,要是他又回来了呢?可是,每一次等待换来的都是彻夜不归。于是茨木不等了。

是自己活该,是自己作的,是自己乐意的,谁也逼不了他。谁叫他茨木要那么执着于酒吞呢?

为他毁了右手,明知道他一定会厌恶自己也要去他家“讨公道,提亲”,清楚他在外面有无数个家,也知道他就只喜欢红叶小姐。茨木依旧义无反顾跟着他,抱着自己是他的“正妻”的名分待在他给自己画的圈里。茨木就是这么贱。

酒吞不在,为了他煮的饭菜,茨木一点也吃不下,端了碗饺子坐在饭厅里吃。饭厅里已经快四个月没有过一个人以上的痕迹了,可茨木依旧铺好桌布,放好两人份的餐具,尽管没人使用。茨木总想着要是某天回来了呢……

饺子一点也不合茨木的胃口,他一直没办法熟练地用筷子夹起这种滑溜溜地东西,于是换了汤匙,连着汤一起往嘴里灌,热乎乎的饺子早就凉了,茨木也不想再加热了。饺子……是酒吞爱吃的……以前酒吞还经常哄茨木煮自己不吃而他爱吃的东西,以至于现在茨木去超市时都会习惯性拿那些酒吞爱吃的菜,哪怕自己不吃。

今晚又是一个人吧……茨木盯着碗里的饺子想着。他知道酒吞嘴里说的工作是在红叶的酒吧里,在城郊别墅里,在各种酒店、公寓、床上。他也不阻止,也不争执吵闹,若是这么做了,只怕酒吞会连电话也不接了。倒不如假装不知道,就像酒吞真的在公司加班工作,反正,迟早他会回来的!

………………

连着一周,酒吞忙得连电话都不接了,茨木忍不住去找他了。白衬衫,牛仔外套,穿成这样,在已经入秋的十月略显单薄。可是,酒吞就喜欢这样的,茨木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手里的毛衣,提着食盒,里面满满地装着他准备的晚餐。茨木没办法开车,和酒吞曾经一起买的那辆保时捷一直停在地下室里积灰,他选择打车去酒吞的公司。一个小时前从秘书那里得知,酒吞还在会议室里,没有两三个小时出不来的,也没吃晚饭也没其他人去那。茨木就风风火火地煮了吃食赶去,下午7点半赶上了高峰期,他在酒吞公司三条街外堵了一个多小时。茨木着急,就直接下了车。

才关上车门,从人行道上窜出了一辆摩托车,飞快地从他身边划过,茨木腋下一空,夹着的钱包被带走了。甚至来不及追赶,摩托车就消失了。他除了左手挽着食盒,手里几张零钱什么都没有了。手机放在钱包里一起被抢了。茨木有些不知所措,没办法也只能继续往酒吞公司走了。这样或许晚上酒吞会和他一起回家呢?

走了半个多小时,茨木到了公司,就直奔酒吞办公室,秘书来不及阻拦,他推门而入。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吗~”

清秀的男孩跪坐在酒吞腿上,身上套着酒吞的黑色衬衫,下半身什么也没穿,隐约间还能看到白皙的双腿间红色的吻痕和白色的浊液,听到门被推开,男孩转过身,垮上的指痕清晰可辨,显然刚刚结束了一场火热的情事。

茨木楞住了,酒吞却只是皱了皱眉冷言说:

“你来这里干什么?”

男孩直觉地知道眼前这个白发男人不是一般人,却也不愿意退让,便搂住了酒吞的脖子,靠在他身上不下来,一点也不觉得尴尬。茨木愣是被刺激到了,他知道酒吞有无数情人,却从没正真地见过他们。

“来给你送饭啊!”

茨木笑着走了过去,隔着办工桌将手里的食盒放了下来。又熟练地打开了盒子,将里面的吃食一一放端出来。

“听秘书说你开会,还没吃晚饭,我便煮了饭给你送过来,平时你又不回家,老是不按时吃饭会胃不好的,你看看这些合不合胃口?”

那么需要问啊,桌上所有菜都是按照酒吞喜好做的,无疑都是他爱吃的菜。可酒吞却没半点想要吃吃看的念头,他只觉得烦。每天固定会有三个电话问自己中午回来吃吗?晚上回来吃吗?今晚回家吗?早就厌烦了,更何况眼前的人从来都不是讨自己欢心的人,而是逼迫自己结婚的人。

“全部拿走。”他不耐烦地开口道。

男孩见他不吃,茨木无动于衷,便伸手用筷子夹了一筷子菜递到酒吞嘴边,“人家那么辛苦做的,你就尝尝呗~”

听他说着这话,茨木的眼里闪过一丝期待,期待酒吞会吃下去,哪怕是从别人那喂的。谁知,酒吞抢过筷子丢在了桌上,温柔地对那男孩说:

“你要是饿了,我们出去吃。”

完全没刚才对茨木的冷淡,也彻底凉了茨木的心。接下来茨木就站在桌上,看着酒吞抱着男孩去厕所清理,再抱出来给他穿衣服,然后两人一起走出了办公室,直到关门声响起,茨木才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出去了。

于是他徒手抓起食盒里的饭菜往嘴里塞,接二连三地塞着,知道吞不下后引得一阵咳嗽才停下。

真难吃,所以酒吞才不吃的!

茨木这样想着……

右貓mak:

頭5張是小甜餅,之後的是塗鴉和私貨,只有我會笑的現paro wwww
最後一張是粵語版更傳神ww會廣東話的道友來揮個手wwww

題外,經常會想我一個畫手沒梗還能不用腦隨便畫點插圖來更新,但寫手要更新就必需要有梗;我畫圖起完草稿就憑直覺畫下去,但寫手碼每個字都在用腦,非常厲害呢…
表白所有寫手!大家產糧辛苦了!

酒茨的那篇『影子爱人』我还没写完,估计也不会那么快更新,现在正缓慢地更『替身』……对不起……我有罪……我认错……我反省……但不改!